和自杀还不都是个死字一名武士我们投降了也不

小编:坂村雄健在一到把稻草人劈成两半的同时,也劈开了其中那一根细细的钢丝! 又是一颗诡雷! 即便坂村雄健的身体已经飞向了一边,但是那手雷的碎片还是追上了他! 苏锐的最后一颗

坂村雄健在一到把稻草人劈成两半的同时,也劈开了其中那一根细细的钢丝!
 
    又是一颗诡雷!
 
    即便坂村雄健的身体已经飞向了一边,但是那手雷的碎片还是追上了他!
 
    苏锐的最后一颗手雷,用在了这里!
 
    可怜的坂村雄健,经过了刚刚的极速长途奔袭,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结果现在全身不知道嵌进了多少碎片!
 
    无数的鲜血从他的伤口之中涌出来,让他立刻变成了血人!
 
    “我不能死!”
 
    坂村雄健感受着血液迅速流失,眼中涌现出了一抹狠辣!
 
    他从内衣的口袋里面取出了一个透密的小玻璃瓶,像极了当年山本极战所喝下的那一支药水!
 
    那个时候的山本极战同样也是身受重伤,随时可能身死,但是在服下这药水之后,好似回光返照,所有潜能骤然激发出来,立刻变得强大无比。
 
    虽然知道在服下这药水之后可能会有严重的副作用,但是浑身都是弹片的坂村雄健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望着这个小瓶子,坂村雄健的心里弥漫着浓浓的恨意,他拧开瓶盖,一仰脖子,把那瓶药水全部倒进了口中。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他似乎发现,在远处自己那帮手下的旁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
 
    虽然相隔极远,但是坂村雄健可以确定,这个身影就是那个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
 
    该死的!
 
    坂村雄健的心里几乎都要骂出来了!
 
    自己竟然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在刚刚他朝这边狂冲而来的时候,那些属下并没有体力跟上,只能等在原地,可是现在呢?堂堂的一个东洋上忍,竟然被稻草人给骗了,而那个狙击手,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一群东洋武士身边!
 
    这些武士,此时都是个个带伤,饥寒交迫,战斗力简直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二十!
 
    如果这个狙击手是个近身高手的话,那么干掉这一群武士简直是犹如杀鸡宰杀羊般简单!
 
    可是,距离药力的完全发挥,至少还得等上两分钟的时间,在这两分钟之内,身受重伤的坂村雄健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混蛋,这该死的混蛋!”坂村雄健气的大骂,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自己真的应该庆幸了。
 
    他要庆幸的是,苏锐的身上并没有携带烈性的炸药,否则在这稻草人的里面藏上一块-4高爆-炸药,那么当他一刀将稻草人劈开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炸上了天就像他的前辈稻本润一一样,哪里还能有服下禁药的机会?
 
    …………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苏锐望着十几个对他露出仇视目光的东洋武士,说道:“看到你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很欣慰。”
 
    在苏锐看来,能够有资格充当山本恭子贴身保护的武士,绝对个个都是山本组中的精英,能够把这样一支队伍干掉,也就等于掰掉了山本组的一颗锐利的牙齿!
 
    这些武士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幽灵一般的狙击手此时竟然愿意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此地!
 
    关键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在他们已经看到了生之希望的时候,这个家伙出来了!
 
    他想干什么?
 
    苏锐回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因为我要断绝你们的希望。”
 
    这句话让在场的武士们都感觉到毛骨悚然,浑身冰凉。
 
    这些天来,他们饱受幽灵追击者所带来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处于担惊受怕之中,堂堂的东洋武士,变成了一群见到老虎就发抖的猫儿!
 
    “不能坐以待毙!”有人吼道。
 
    可是,那又怎样,此时的坂村雄健已经被稻草人给引开了,距离他们还有好几公里的距离,就算想要飞速驰援,也来不及了。
 
    “给我去死吧!”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迎面冲了过来。
 
    这是受了轻伤的武士,他并不知道苏锐的深浅,还以为对方只是个远程狙击手而已。
 
    看着挥舞着武士长刀冲过来的敌人,苏锐的双脚连动弹一下都没有,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举起了手中的枪。
 
    砰然一声枪响,那名攻击者的胸口中弹,然后猛地栽倒在地!
 
    还有一名受伤较轻的家伙也想进攻,他的身形紧随而上,苏锐同样没有挪动一下脚步,又是一发子弹,此人的胸口登时爆出了一朵血花!
 
    看着攻击自己的那名武士捂着胸口跪倒在地,苏锐便把枪口垂了下来。
 
    在这种没有弹药补充的环境下,每一发子弹都是极其珍贵的,即便是处于了这种即将胜利的关头,苏锐也还是没有掉以轻心。
 
    那名武士栽倒在地,鲜血在他的身子下面缓缓的蔓延开来,极具视觉冲击力。
 
    “如果有愿意投降的,我不会为难你们。”苏锐环视了在场的十来个残兵败将,冷冷说道。
 
    投降?
 
    苏锐就是这样想的,他不想去杀掉这些弱者,因为在他看来,这样做根本就没有必要,这几天来,这些人已经被消耗的基本没有什么还击能力了。
 
    “宁死不降!”
 
    一名武士说着,把长刀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小腹之中,然后横着一拉!
 
    切腹自尽!
 
    苏锐的表情之中没有半点的波动:“有骨气,你们呢?如果想要选择自杀,我不会拦着。”
 
    “投降和自杀还不都是个死字一名武士已经喊了起来就算我们投降了也不可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走出这大山!”
 
    “就剩下这几步路了,这路上很多野果子都可以吃,光靠喝水也能撑过去。”苏锐眯了眯眼睛,嘲讽的笑道:“你们一群中高级武士,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吧?”
 
    “要怎样才能投降?”这名武士继续问道。
 
    “跪下,交出武器,然后就可以离开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跪下?”
 
    听到这个词,这名武士犹豫了。
 
    “没错,就是跪下。”苏锐望了望远处正在专心恢复的坂村雄健,很直白的说道:“我也不妨告诉你们,我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打击你们的自尊心,不过你们可以好好的考虑考虑,自尊和活着,究竟哪一个更重要一点。”
 
    苏锐不仅要从生理上虐爆这群东洋武士,同样也不会在心理上放过他们。在跪下投降之后,即便这些人能够活着回去养好伤,那么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威胁了。
 
    “我投降。”这个时候,最先开口的那名武士双膝跪地,然后把手中的武士长刀远远丢开。
 
    苏锐沉默了十秒钟,才说道:“你可以走了。”

当前网址:http://reblart.com/a/shendengcaipiaopingtaizhuceyule/20181031/1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