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很是疼爱的摸了摸张素素笑脸再睡一会吧

小编:照孔明如此说来,某应该投往何处啊?徐庶焦急的问道。 哈哈!诸葛亮笑了笑晃了几下扇子道还是老师的那句话,静观天下吧! 徐庶无奈耸耸肩膀诶当我没问,来再来一盘! 哦?你还

“照孔明如此说来,某应该投往何处啊?”徐庶焦急的问道。
 
    “哈哈!”诸葛亮笑了笑晃了几下扇子道“还是老师的那句话,静观天下吧!”
 
    徐庶无奈耸耸肩膀“诶…………当我没问,来再来一盘!”
 
    “哦?你还能赢我吗?”诸葛亮调笑道。
 
    “嘿!这一会某静下来心思,还愁赢不了你!”徐庶没好气道。
 
    “哈哈…………好好好!来吧!”诸葛亮徐庶二人将棋盘上的棋子收起来,接着下…………
 
    两位未来的大谋还在草庐之中悠闲的下着棋,而在长江以南,也就是所谓的江东,也是刚刚结束了一个在李林和曹操之下,并不是非常吸引眼球的战役。
 
    “嘿…………伯符,你慢些,某有点跟不上了!”一片竹林之中,两位身着武服之人,正在策马狂奔,后面那人真在喊着前面那人。
 
    “你小点声,某的猎物在让你给吓跑了!”前面那人说道,忽然一个黑影闪过,那人面色一紧,立即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箭矢射出,正中黑影的脖颈,黑影到底,一看原来是一个兔子。
 
    那人一见猎物倒地,咧嘴一笑,立即策马过去,弯腰一握箭矢,将兔子挑了起来,后面那人也跟了上来,对其笑道“嘿嘿,公瑾,今天又兔子吃了!”
 
    此二人便是人称江东小霸王的孙策,还有以后的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假败曹操大军与赤壁的周瑜,但是现在,他们还没有那时的身份,仅是想为一场胜利小小庆祝一下罢了。
 
    周瑜看着孙策拿着猎来的兔子兴奋的样子,无奈摇摇头道“伯符,你现在手握重兵,贵为主公,怎么还是这般玩心啊!”
 
    孙策不乐意的说道“嘿!我都贵为主公了,也不能不叫我打猎吧!我就是喜欢啊!”
 
    周瑜无奈笑了笑,道“走吧,到前方歇息一番。”
 
    “好!”孙策点点头。
 
    二人找到一片空地,孙策很是熟练的就架起了柴火,掏出来火石,而周瑜那边一想开始给兔子开膛破肚,熟练的程度就跟山里的老猎人一样,可见二人经常的外出捕猎。
 
    拿出随行带着的美酒,靠着兔子,二人对面而坐,周瑜道“伯符,拿下庐江之后,某便要带着水军南下鄱阳湖了,你带着几位将军要看好南面的山越人啊!”周瑜和孙策,每次二人相对,喝酒吃肉的时候,也是二人谈论战事之时,乃是当年孙策从袁术处憋气之时,遇到周瑜,二人便也是如同这般对坐,喝酒吃肉,周瑜给孙策出了南下江东之计,从那时候起,恶人便有了这样的习惯…………
 
    孙策吃了一口肉,点点头道“听说北方曹操与刘和大军交火,各有胜负,那曹操自持天子在手,便想要只手遮天,我妻子表奏给我加官进爵,他走驳回,现在庐江已在我们手里,不如我们趁着曹操不再,偷袭曹军后方怎样?”
 
    “这…………在容我考虑,不够某认为我军还是先稳住后方,豫章定然要拿下来,不然那荆州刘表定然还要发难,我军抵挡不住,而南方山越蠢蠢欲动,连年为祸,这一会拿下豫章之后,你我二人就要尽其大军平定山越,稳固后方,然后在途争夺天下之大计!”周瑜思索片刻说道。
 
    “哼!刘表!山越,曹操!孙伯符心患何其多也!”孙策感叹一声,喝了一大口酒。
 
    “嘿!”周瑜一笑,连忙安慰,道“想当初你我二人仅有伯符父亲孙坚将军的几千江东旧部,还是伯符用先帝传国玉玺从袁术手中换来的,现今已经拿下了偌大的地盘,伯符何故感叹呢?”
 
    “呵呵,是啊!”孙策点点头,一举酒壶对周瑜道“这还要多亏了公瑾相助!”
 
    周瑜摆摆手“伯符跟我客气什么!来,喝!”
 
    “好!喝!”孙策笑着点点头…………
 
    江东远在南方,而这个时代信息不发达所以孙策也仅仅受到了曹操在河东与刘和大军交战的消息,无论是具体的战事,根本不知道,李林与曹操罢战的消息就更加的没有说收到,所以才想要偷袭曹操,当然是已经晚了,周瑜南下鄱阳湖只是,孙策才知道曹操已经拿下长安三辅之地,回了许昌,平定后方,心中气闷,便把气撒在了南方山越的身上,打得山越直接跑回了深山,无不畏惧孙策之名,而周瑜在鄱阳湖带领水军,打下豫章,与荆州刘表相接壤,孙策实力大增…………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李林领军对邯郸,这一次李林虽然并不是大胜,但是李林与曹操两军阵前品茶而论,几万大军,仅仅凭着李林一张利嘴,退却而回,都已经传为佳话,但是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李林命令阎柔活活剐了牛金,令敌军心惊胆战,开城投降,也是李林有了恶魔之名…………
 
    不过再多的褒贬,李林也是不放在眼里,只要自己舒心就好,现在李林可算是归心似箭,家中娇妻美妾,颖儿更是怀有身孕,临盆之日在即,李林当然焦急万分,但是现在最麻烦的,就是眼前李林怀中的女人,还能有谁,张素素呗。
 
    李林抚摸着已经睡着的张素素,心中郁闷,到了邯郸,见了就和,这个丫头怎么办啊?给人是不可能的,李林可没有将自己的女人给被人的习惯,真核刘和翻脸,现在也不是时候啊,自己和刘和这一翻脸,刘和冲冠一怒为红颜,跟自己交了火,自己当然是不怕那小子,但是让外人即看笑话又占便宜不说,自己就算是最后赢了,也是惨胜,自己怎么可能这样损耗兄弟们的性命。
 
    若是那刘和深明大义,将张素素直接然给我,反正他跟张素素有婚约的事情,貌似也就他那边的高层知道,要不…………自己先讨好一下刘和那边的人,魏悠,鲜于埔什么的,跟刘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打不了自己赔钱给刘和?
 
    “诶…………”李林苦恼的晃晃脑袋,自言自语道“你妈,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呢…………”李林一声轻哼,睡着的张素素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李林很是疼爱的摸了摸张素素笑脸“再睡一会吧,也不急着赶路!”
 
    睡眼朦胧的张素素点点头,靠在了李林的身上,帐外忽然传来方方的声音“主公!张燕将军派人来…………派人来找素素小姐!”
 
    李林眉毛一挑,张素素也是跟着一激灵,李林问道“怎么?张燕亲自来了?”
 
    “没有!派来于毒将军来!”方方道。
 
    李林点点头,曹操退兵,张燕在河东,阳平留下两万大军,便带着剩下的军队跟着李林回邯郸,张燕一直都是不见自己,李林也知道二人见面谁都闹心,就因为这样,曹操退兵,连个庆祝都没有,李林也不在乎,身边有张素素伺候着,自己也是相当的惬意。
 
    张素素疑惑道“父亲派于毒来?难道父亲真的就不愿意见我了吗?”说着,张素素眼睛一红。
 
    李林赶紧安慰道“不是,不是,你父在很是忧心…………”
 
    李林陷入了沉默,是啊,自己是不是在自私了,之想着自己这边,自己是不鸟那个刘和,但是张燕那边就不一样了,现在张燕的一切,可以说是刘和给的,没了刘和,张燕还要片成人人喊打的贼寇,以刘和的心性,就算是自己真的搞定了刘和身边的人,让辽侯放弃了张素素,让张素素跟着自己走,但是张燕呢?张燕还要在刘和身边,刘和不敢报复自己,但是张燕肯定是跑不了的,说不定刘和一怒,不仅夺了张燕的权利,还想要了张燕的命。
 
    张燕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丈人,到时候,自己想不跟刘和打也不成了,要是跟张燕联合对付刘和呢?张燕愿不愿意不说,事情败露,刘和随随便便就能给自己一个反贼的名号…………

当前网址:http://reblart.com/a/shendengcaipiaopingtaizhucedenglu/2018050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